你做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复制链接]
2020-12-6 20:51:07  查看 2770   回复 33 |阅读模式
你做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墨迹w    2020-12-6 20:54:12
大学的时候,有一阵夏天快来了宿舍集体跳郑多燕,就是舍友的电脑放在桌子上然后全宿舍8个妹子对着一块屏幕群魔乱舞~
然后,,有一天,很热,大家像往常一样激情满满的跳着,诶??怎么隐隐感觉屏幕里发出一阵爆笑??这时候,舍友突然想起来了,她跟男朋友的视频没关,最小化后忘了。。。忘了。。。了。。。你能想象一群穿着吊带睡衣的妹子被不知道几个男生在屏幕另一边围观的场景嘛?



还好还好,我站在后面哈哈哈哈哈。还有,那个舍友给我们带了一周的早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哎众里寻你    2020-12-6 20:54:23
想起来有段时间学校门口有个推着小车车来买零食的小哥,车上是一些米花糖,麦芽糖,切糕啊之类的。
小哥人长得挺粗犷,挺黑,挺壮,留着胡子。
有次想吃切糕,就去他那里买。他给我切的时候我一直闻到一股甜甜的玫瑰味道,像鲜花饼。但是他的小车上并没有鲜花饼,我和我的闺蜜就像两条饿犬一样,一!个!一!个!找!
对不起小哥那个玫瑰的味道真的让我好有食欲。
.我们边找边嘟囔,到底哪个是玫瑰味的啊,哪个啊,这个不是啊,那个也不是啊,,,
因为语言不太通小哥过了很久才听懂我们两在说什么。
“玫瑰味?”他问
我抬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粗犷的小哥犹豫了一下,低下头特别羞涩的笑了,说
“那是我身上的香水味。”

你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儿用什么玫瑰味的香水啊摔!

你身上有它的香水味
是我鼻子犯的罪
[手动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有次在家门口小路上等爸爸回来,饿昏头隐约看见我爸爸带着一个短头发的我不认识的女人回来,又饿又惊,脑子里已经浮现出爸爸和他的新家庭欢乐和睦的样子了。
我抱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一边跑过去一边喊着“爸爸!”,边跑边哭。
  等我越跑越近发现哪里不对,这个女人很面生没错,这个男人也十分的面生,,,
  按套路人家都会继续跑下去,我脑回路清奇,转身一边跑一边哭,喊着“爸爸,爸爸……你在哪啊”就跑远了。
  估计他们两也替我尴尬吧。
———————————————————

又是放学回家非常饿的一天,我背着我的小书包风风火火的冲向家门口,敲了门之后发现家里居然没有人。
  小的时候奶奶每天下午都会做好饭等我,家里没人虽然有点奇怪,但是我也没有多想,就乖乖地站在门口等奶奶回来。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有一个漂亮阿姨上来,看我站在门口就问我,你是谁呀?我挺了挺我的小胸膛字正腔圆地告诉她,我是张璐!阿姨说,那你在我家门口干嘛呀!
我心想开什么玩笑,我说你骗人,这是我奶奶家。
  阿姨没理我就进去了,我心想她居然还有我家钥匙,然后一边嘟囔这就是我奶奶家这就是我奶奶家一边啜泣(つД`)
  哭了一会我开始动摇了,其实阿姨打开门的时候我就动摇了,我开始觉得可能真的是我走错了。事实证明我的确走错了,奶奶打开门的时候笑着问我,你今天是不是走错门了啊回来这么晚。
  我犹豫了一下说没有!(小时候真的自尊心非常非常强)
  奶奶说人家都给我打电话了哈哈哈。
  从此院子里的奶奶都知道张家的小孙女可能是个傻子。(つ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ilvery_fox    2020-12-6 20:57:25
我小时候十分讨厌洗澡,不过我讨厌的不是洗澡这件事,而是讨厌去澡堂。
三岁以前,我是跟着母亲去女澡堂的,那时候我还住在矿上,父亲是警察,总是很忙。
十次有八次,都会有人逗弄我两句,这样的人大多也是已经婚育的妇女,她们说话时也一定伴着矫揉造作的大笑。
「小弟弟,你怎么和别人不一样?」
「小弟弟,你害不害臊?」……
本来我没觉得有什么可羞的,但被说久了,就总觉得哪里应该羞一下。
往往她们逗完我还要再跟母亲寒暄两句,「你也够辛苦的,我们家都是他带着去呢!还好我生的是男孩……」后来,我就死活不愿意再去女澡堂了。
男澡堂和女澡堂不同,多出一些用来泡澡的大池子,淋浴很少,也不常能听到哈哈大笑的声音,大家都默默地更衣,默默地搓背,默默浸入水中,我想这些大人恐怕已经很累了。
父亲常带我去的是大班澡堂,趁晚上六点钟休息的那一会儿带我去洗澡,之后又去上班。
那个时间段的澡堂很拥挤,暖气也非常足,我心脏不大好,如果一掀开比棉被还要厚重的挡风门帘就闯进去,身体会很不适应。
于是,每次我都扛着帘子两边吸气吐气,来回好几次才进到里面去。
澡堂里烟雾弥漫,浓厚得像棉絮,湿沉沉的,很有分量感,大概一米以外的事物就难以分辨了。
我们要摸着雾,四处找搁放衣服的竹床,方格储物柜都上了锁,是给下井的工人们用的,所以人多的时候,常要和陌生人共享一张竹床。
有时洗澡回来衣服会被挪了位置,这还算好的,有时干脆整张床都被搬去哪个角落,便要光着身子四处寻。
铺在地上的陶制釉面砖,长时间被雾气浸润着,始终很潮湿,这一滩,那一片,满是脏污的黑水,这黑水里不光有矿工脚上的煤灰,还有鞋底从外面带进来的尘土。
脚边、床下,到处都扔着残破的拖鞋,没有哪两只可以凑成对,父亲从不让我穿,他怕别人有脚气,他说他就有,所以他也不穿,因为会传染给别人。
后来我自己再去澡堂,也只穿家中带来的拖鞋,这样的时刻,我就突然觉出一点父亲的温柔来。
其实父亲总计也没带我去洗过几次澡。
有一次他和同事聊天,没注意我躺在游泳圈里睡着了,整个人从中间的洞里漏出去,沉到水中呛了好大一口。
还有一次,洗完澡他帮我套了件小夹袄,靠在竹床一边,自己去通风口抽烟,我又睡着了。夹袄被暖气片烤到化掉,黏在我后背上,把那儿烫得又红又肿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表妹的大表哥    2020-12-6 21:00:26
小学时候被大队辅导员要求给校领导献红领巾,到了活动那天我才猛然意识到,卧槽我不会给别人系红领巾啊!!


没事没事,我给自己系了几遍红领巾后,重拾自信。就是这么easy,胸前的红领巾也闪闪发光了呢ovo


终于上台了,面前的是校长,内心没有一丝慌乱,觉得自己好棒棒哦。
开始系了,卧槽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卧槽为什么是反着的??
卧槽这他妈要怎么系??

望着其他系好红领巾的同学匆匆下台,望着校长慈祥如菊花般的笑容,我开始手抖。

但我告诉自己我都没在怕的!!
我以最快的速度给校长打了一个蝴蝶结,向他行了一个礼。

还记得校长那天对着镜头的笑容很尬。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腻歪popo    2020-12-6 21:02:21
有一件让我可以尴尬一辈子的事情

大家应该都知道,大部分高中的男厕所一般都是一条沟然后用墙隔成一个一个的坑

高一的时候,正处于发育的时期,小伙伴就喜欢攀比,谁小弟弟大,尿的远什么的,楼主当然没有那么庸俗,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事,然而有一次,楼主一个人上课请假去上厕所,由于比较懒,所以直接选择靠门口的第一个坑在蹲下去前一刻,我脑海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我要不要试试我能尿多远。。。。。

说干就干,也懒得动了,楼主直接从第一个坑发射,准确落入最里面一个坑,正当我为自己的高度和距离所惊讶时,一个比我更惊讶,其中还掺和着见鬼了的声音从最里面的坑响起了。。。

里面有人!!

那人站了起来,头发湿漉漉的。

班主任!


然后楼主屎也没拉就被班主任揪着耳朵带走了

后来高二分文理班,班主任再也没和我说过话,从高一到现在

我的知乎回答:你见过哪些戏精一样的人? 我室友吧,对面的那位 有一次上午没课,就我和他两个人在床上躺…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8568951/answer/269454830?utm_source=qq&utm_medium=socia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辫飞刀YAO    2020-12-6 21:03:55
大学的时候考ACCA,挂掉了一门。有个平时关系不咋样的女生也考同一门,拉着朋友来问我成绩。

为了撑面子我故作镇定地说自己飘过。她嘲讽地一笑,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的分数多么多么高。我难受的简直心头滴血。

后来,我特意选择了离学校很远的城市去补考。

可是,在考场排队检查的时候,我们相遇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船长689    2020-12-6 21:05:41
在香港出差。
和领导、同事在海边聊天到凌晨,回酒店的路上饥肠辘辘,正巧遇到一家热狗店还没打烊,领导说他抽根烟让我进去问问还有什么。
出来后我和领导说“只有足疗了”
(当时我还在感慨,这边真有意思,白天卖食物晚上卖服务\(//∇//)\ )
走出几十米,领导告诉我,人家可能说的是“只有猪柳了……”

------------————————-------------
在杭州出差。
白天累的唧唧歪歪的下午打算去传说中的湖心亭转转。
打了一辆车,我说“师傅,麻烦到湖心亭。”
师傅说“去不了”

脑海中立马是我老家出租车司机鬼畜般的“去不了!”
“xxx?去不了!”【太近】
“xxx?去不了!”【太远】
“xxx?去不了!”【太堵】
“xxx?去不了!”【要交班】
去不了去不了去不了!!!!这也去不了那也去不了!哪哪都去不了!北方司机去不了南方司机也去不了!就是去不了(╯‵□′)╯︵┻━┻

我平静了下,问司机“怎么就去不了呢?”“您看我这外地人慕名而来您就带我去吧……多给您点小费可以吗 拜托啦带我去吧……”说的我都快哭了……

“湖心亭得坐船啊,我就把你放湖边,你坐船过去……”

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181919360    2020-12-6 21:07:57
也许算不上是最尴尬吧,只不过每每想起来时,都会感觉....还是....有点尴尬....
那是好几年前,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
--------------
那是一个晚上,不是深夜,但天已经黑了。
我和同学并排走在校园里,大概是在讨论什么事情。
比较投入。
正当我沉浸在我和同学讨论的思绪中时,后面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人说了什么,我一时没听清。
我回头看去。
第一眼,只看到一副白牙!
我着实吓了一大跳——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嘛。




(对,当时我看到的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没有图片这么夸张)


说实话,人是不会预料到在惊吓之下自己是会做出什么反应的。


我不知道看到白牙的那一瞬间,我具体是怎么想的。
估计应该是什么都没想,就是生理性的条件反射,但那反应的速度着实惊人:
我什么也没说,没喊没叫,丢下我同学,直接撒腿就跑.....
那真是说时迟那时快。
跑出去大概4、5米远吧,脑子跟上来了。
意识到自己可能出了——洋相(突然觉得这个词用在此处好像特别恰当)。


其实,以上都没什么——谁没现过眼呢,让我感到无比尴尬的是。
4、5米远开外,一脸懵逼的同学旁边那位同样一脸懵逼的黑人哥们,缓缓地从嘴里蹦出一句:




“中国人!别害怕!”
——我就纳了闷了,我怎么感觉好像一下子丢了中国人的脸.....


--------------
后来我们聊,那位黑人哥们是我校的留学生,他只是想找我练习下汉语.....
<a data-draft-node="block" data-draft-type="mcn-link-card" data-mcn-id="1203776297509556224">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贡生    2020-12-6 21:08:30
好不容易傍上一个肯花钱的男人,会开车到出租屋接我出去吃饭。经常送一些小礼物,一支 YSL 的口红或是兰蔻的眼霜之类的。
不过我留个心眼,回去避着同屋女生,在灯下寻找日期。谁知道这一找,便露了猫腻。
口红还好,至于眼霜或是面霜,日期都临近过期,大部分不超过半年就会过使用期。应该都是从网上淘来的处理品,要么就是别人剩下来不及用的……
——————
——————
茉莉从高级 loft 里醒来的时候,楼下的智能门铃已经响了很久。
她伸个懒腰,抬手摸索到墙上的开关,轻轻一触,智能窗帘就应声滑开。
茉莉睡眼惺忪光着脚走下楼梯,光线从整面落地窗外洒进室内,把家具和地板照得金光灿灿,像镀了层蜡。
见这样的景象,茉莉心里很是得意。她已经在这套公寓住了半年多,无论首付还是贷款,都记在情人的账上,没理由不满。
只不过刺耳的智能门铃音乐声不断,烦扰茉莉的心情。
她走到门前,看到智能门铃的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女人的图像。那女人梳着利落短发,长相说不上好看,但穿着打扮都极有压迫力。
茉莉点开通话键,轻声问了句:「哪位?」
那女人蓦地抬眼注视摄像头,弯起眼睛:「你好啊,茉莉。我是李雁飞的妻子,我们谈谈。」
1、
2009 年,茉莉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这座城市五颜六色、纸醉金迷的光,立刻淹没了这个拖着箱子,一腔孤勇闯进城市洪流的小镇姑娘。
那时候,她跟第一家公司的同事前台小姑娘合租在一间十五平米的隔断房里。
一张 1.8 米的床往房间中央一摆,就占据了这间隔断房三分之二的地方。茉莉和同事一人睡一半床。每天晚上茉莉都会拼命缩着手脚,哪怕都是女孩子,早期她也尴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剩下的三分之一是个大衣柜,被块薄木板隔开,一人一半,往往都被廉价服饰和元素过多的配饰塞得满满当当,几乎能溢出来。
墙角挤着张能折叠的小桌,茉莉和同事在那上面吃了一年半的晚餐和夜宵,两人面对面坐着吸溜米线,经常被辣到大汗淋漓,同时也酣畅。
那段日子虽然狼狈粗糙,但却值得怀念。
她在省城上大学的时候,当时觉得能留在省城就已经很好,不敢奢求更多。作为一个从县城里拼死拼活考出去的小镇姑娘,初到省城,就已经被城市的五光十色迷住了。
但迷归迷,其实从一开始,茉莉并没有觉得这些五光十色跟自己有什么真切的关系。她就像其他普通大学生一样,安稳念书,偶尔去商圈的大商场里逛,但从未走进窗明几净的专柜,不敢面对柜姐挑剔的眼神。
她第一次走进商场,跟室友一起流连在香喷喷的化妆品专柜前挪不动腿。
「妹妹,这不是样品,碰坏了是要赔的。」昂贵化妆品牌的柜姐从茉莉手里抽走未开封的睫毛膏,语气轻飘飘。
茉莉羞耻又悲愤:「我想买的。」
柜姐扫过价签:「五百六,你要吗?」
五百六,比茉莉一个月的生活费都高。那天她咬了咬牙,又攥了攥拳,最后只是轻轻摇头,跟室友逃离。
阶层与阶层就此拉开了差距,只不过是以上层阶级单方面远离的方式。
她在悬崖下抬头仰望,甚至找不到一根脆弱的藤蔓。但她不甘心。
她们走出高端商场,商场门口车流如梭,有妆容精致、穿着华丽的女人从豪车里款款走下;也有年轻鲜嫩的面孔挽着潮男如街拍海报般走过;更有富二代开着高排量的敞篷小跑车轰鸣着穿过街道。
这一切被茉莉尽收眼底,她越看越卑微,越看越缩小,几乎快被纸醉金迷的生活吞入腹中,只想匆匆逃离。
人行横道绿灯亮起,每个跟茉莉擦肩而过的行人,尤其是中年男性,都会贪婪地盯着茉莉年轻美好的面孔和身体。自从高中长开了起,她的回头率就一直很高。她以为是之前的小镇人们太没见过世面的缘故,但到了大城市,依旧如此。
对啊,她明明也是个美人儿啊,为什么自己就要低进尘埃里呢?
她想,凭什么呢,凭什么我就要一直站在阶级底层无计可施呢。
她想创造更多的自我价值,哪怕只为获得一个从豪车里款款开门,款款走下的机会。而这份令男人态度软化的容姿,就是自己的武器,且几乎是唯一的武器。
大学期间,她就像后来人们所说的一样,利用自己天然的清纯与美貌,化身绿茶。
那时候绿茶这个名词还没诞生,她也只是对向她示好的同学不拒绝、不远离,温温柔柔地游离在他们之间。但她强硬地逼迫自己不许动心,几乎是一个无形的命令。
她不允许自己的未来幸福埋葬在这样的大学,和这样的阶层里。她想去更大的城市。
毕业后,茉莉毅然决然给自己买了去上海的车票,找到一家广告公司,应聘那里的前台。
虽然这跟自己的专业完全不对口,但广告公司,一听就流露着浓郁的都市气息。茉莉喜欢。
她低价处理了之前的所有衣服,开始模仿都市姑娘的穿着。她在这方面天赋异禀,极好地利用了自己的优势,避开全身重点的雷区,选择的都是裁剪别致但样式简单的纯色系衣服。
很快,她就被跟她公司有合作的一个客户看上了。
客户名叫王维,本地人,是个 34 岁还没有结婚,略有掉发困扰的男人。
2、
她找到了第一根能勉强攀附住的藤蔓,尽管勒手,尽管死命攥住粗粝的藤蔓会让她的手掌血肉模糊,但她还是死死抓住,没有放手的念头。
茉莉不喜欢这个叫王维的男人,但他能带给自己很多东西,对,就是物质上的东西。而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又能为她换来精神上的虚荣。
每个月总有两个周末,王维会开着他那辆沃尔沃到她的出租屋接她出去吃饭。在餐桌上,他也总会拿出一支 YSL 的口红或是兰蔻的眼霜送给茉莉。
茉莉留个心眼,回去避着同屋女生,在灯下寻找日期。这一找,便露了猫腻。
口红还好,至于眼霜或是面霜,日期都临近过期,大部分不超过半年就会过使用期。应该都是从网上淘来的处理品,要么就是别人剩下来不及用的……
别人剩下?看来鱼塘里的鱼不止自己一条么?
茉莉慢慢敛去笑容,阴沉地去看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茉莉卸了妆,眉毛凶恶地扬起,看上去狰狞得很。
不是失望,不是难过,而是愤怒。被轻视了的愤怒。
茉莉气得只想笑:「想搞我。」
但是下个周末,茉莉还是温温柔柔地跟着王维去餐厅约会。这次,王维没送茉莉东西,两人去酒店开房前,茉莉牵着王维的手撒娇:「带我去你家嘛,我想感受感受你生活的气息。否则,我总觉得离你好远喔。」
王维差点当场硬了,当晚就乖乖带她回了自己的四十多平米单身公寓。
第二天早上,茉莉穿着内衣站在王维家的落地窗旁向外眺望。一边想象自己的目光在 30 楼的高度上,如波纹般一层层扩散出去,一路抚过错落有致的建筑物、公园景象、不远处的翠绿山峦——山峦看起来如此低矮,几乎与她的下巴平齐。虽然这是视觉差造成的假象,但茉莉还是感到很满意。
她终于不是在悬崖下眼巴巴寻找藤蔓的人了,有人从上往下向她抛来了麻绳。
而那个人就是王维。
王维从茉莉背后环抱住她,跟她耳语。
茉莉向后靠着,小鸟依人迎合着他的动作,心里却在冷笑:这样的鸟居怎么配得上自己呢?
3、
往后,茉莉开始想方设法挤进王维的交友圈,哪怕他也只是个啃老族,交友圈也并没有多么高端。但他是本地人,只这一点,真就够了。
他是茉莉往上爬的唯一支点。
她开始从网上逛奢侈品打折平台,从最低端的品牌开始攒起,偶尔会找王维撒个娇,要一件上千但绝不会超过三千元的连衣裙。
就这样,女人味儿的气质开始通过上档次的衣服点滴积累起来。
而且茉莉也养成了在工作之余读书的习惯,与其说习惯,不如说又是一道自己给自己下的「死命令」。
她所在公司的总管是名女强人,办公桌上总摞着许多本书。而茉莉身为前台,自然承担起了给总管买咖啡、送杂物等任务。她每每去办公室,都会记下一本书名。就这样积少成多,从情商学到第二性,又到艺术类,她记下了许多书的名字。
尤其是艺术类书籍,倒不是说能对茉莉的气质和内涵带来多大提升,而是里面的内容可以像高中课本那样死记硬背,只要背熟,能多说出几个小众名词、将画家和画作准确对应起来、牢记几个小众音乐家的风格等,就很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
茉莉凭借这一手,成功让阿粥对她产生了兴趣。
阿粥全名周洲,本地人,家里房子不少,父母都是高知。在王维的朋友圈子里,他算是长得好也玩得开的那类人。
在王维把茉莉介绍给阿粥认识的第一天,她就敏锐地发现,阿粥对自己产生了兴趣。可能是因为外貌,也可能是因为她身上那件低调的羊皮名牌衫,
这一发现可让她惊喜不少,但她捺住心性,表现得比以往任何时刻都高冷。但阿粥也是见识过风浪的「海王」,一开始并没有把茉莉的高冷放在眼里。直到他们聊起最近的画展,茉莉只是轻飘飘扔出几个「三度空间」、「量感」、「委拉斯贵支」后,阿粥的眼睛就粘她身上拔不下来了。
王维也对茉莉最近的长进感到很满意,阿粥和茉莉就趁机交换了微信。
于是,再过了两个月,王维就彻底见不到茉莉的面了。
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就连开车去茉莉公司楼下等,也等不到她。
王维本该恼羞成怒,但说来说去,他抓不到茉莉对不起他的把柄,自己也不至于用情太深,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被甩,本来就是这么无声无息的事情。
4、
茉莉的父亲被判死刑时,她才七岁。母亲从此扛起家庭的重担。
而她就这样看着母亲一日比一日憔悴下去,从镇上最水灵的美人儿,变成镇上最快衰老,更没人愿意接盘的中年妇女。
这种对于变丑、贫穷和丧失安全感的恐惧,从童年起,就深植在茉莉心里。她不想变成母亲那样的女人,她更想从小镇的贫穷泥淖中脱身。
况且,父亲的去世并不光彩——她的父亲,在茉莉五岁之前,风风光光做着家具生意,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富贵。但在茉莉五岁之后,她爹跟身边不三不四的人走得太近后,就染上了赌瘾。
自从她爹赌博之后,家里能卖能抵的,都被她爹拿出去赌得一干二净。在街上被跟踪、被寻债、被登门搬家具几乎成了家常便饭。父亲经常在输个精光后,无数次回家哭着给茉莉母亲下跪,边抽自己耳刮子边赌咒发誓说再也不赌了。有一次甚至哭得休克过去,让茉莉母亲担惊受怕了一整晚。
然而转眼第二天,茉莉她爹就又偷了茉莉母亲好不容易挣来后藏起来的钱去了赌场。
终于,在茉莉七岁那年,这般摧折的日子到了头。她爹输急了眼,又听信旁人说庄家出老千的传言,去集市抢了把杀猪刀把庄家和一个无辜路人捅死了,后来被判了死刑。
从那时起,茉莉就从赌棍的孩子,摇身一变成了杀人犯的孩子。转变之快,被他人唾弃之深,立刻加剧了一个等级。
茉莉在学校被同学欺辱得受不了,哭着回家找母亲说自己不想读了。而母亲只是疲倦地抬一抬眼,眼袋下垂得可怕:「孩子,收拾收拾东西,我们走吧。」
这一句话就已经够了。
她们离开了家乡,去投奔在千里之外另一个小镇里生活的大舅。尽管她们娘俩的日子并没有好过到哪去,但总比被当过街老鼠的好。
茉莉知道,在家乡,她将是那个永远带有血色污点的人。她和母亲不会再回去,永远不会。无论是物理还是心理上的过去,她都下定决心坚决摆脱。
所以,她一直深埋在心的愿望之一,就是尽快在大城市扎根,扎稳了,再把母亲接来与自己同住。
而且,要风风光光、令小镇所有人都艳羡地接。
所以她才死死把住阿粥,因为他是茉莉所能接触到的男人里,无论家庭还是长相,条件最好的那个。
但她不是。
所以,她就像所有想抓住男人心的女人一样患得患失。开始疯狂研究菜谱和一切能使自己越变越美的手段——包括整容。
茉莉辞了职,在阿粥的介绍下,进了一家传媒公司搞人事。她本来跟人力资源沾不上任何边,但面试她的老板似乎很喜欢茉莉对小众音乐的侃侃而谈,但又没法把她安排进专业性高的部门,只好放进了人力。
说是搞人力,无非就是接待接待面试人员之类的杂活,跟之前的前台工作没什么不同。但对茉莉来说,她所能接触到的人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她也不再跟前同事合租房子,开始自己租单独的屋子住。
没有人跟她分享同一张床、同一个衣柜的滋味真是欲罢不能。晚上跟阿粥缠绵的时候,他们在一米八的大床上翻滚,实在是不亦乐乎。
「阿粥,」某次滚完床单后,茉莉走过去抱住在窗前抽烟的阿粥的腰,把脸靠在他的背上。「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你的父母啊。」
话音刚落,茉莉就明显感到男人的背肌绷紧了。
「你见他们做什么?」阿粥回过身来,却没有抱住茉莉。「跟我在一起不就够了吗?」
茉莉心沉到胃里,她知道自己犯了大忌。终究是表现出急不可耐了。
她紧抱着阿粥,脸埋在他怀里,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愤恨的表情。
阿粥摸着她的头发:「别多想了,以后会有机会的。」
那样子就像在说,别想了,你没机会的。
看来还不够。不仅能力配不上野心,甚至就连野心也变得廉价了。
茉莉不能容忍这样停滞不前的自己,她想跃迁阶级壁垒,她笃信自己做得到。
她走进全上海口碑最好的美容整形医院,在医生一番恳切的建议下,躺上了手术台。
「你的五官美则美矣,只是不够精致。待你醒来后,你将拥有一张美而不落俗的脸。」在刺眼的炽灯照射下,戴着口罩的医生催眠般轻声细语。
但茉莉心里只能想到这笔整形的费用,这是她的全部积蓄、阿粥给她使用的信用卡的全部额度、以及支付宝能借到的全部额度,所加起来的一切。
她该怎么偿还呢?
5、
在医院躺着等拆纱布的期间,茉莉一刻也没闲着。
她一面有计划地疏远阿粥,一面运用自己唯一能动的眼睛,在手机上下满了各类交友软件,也整理了许多关于攀岩、登山、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Powered by Miyo!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