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分类] 什么时候你感觉到医院的医生真的很冷漠?

[复制链接]
2020-12-7 22:08:34  查看 7580   回复 33 |阅读模式
什么时候你感觉到医院的医生真的很冷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嘻皮哈哈粽    2020-12-7 22:10:52
前段时间,我们科来了个产妇,肚子痛得在走廊上蹲着哭,不愿意走,连站起来也不愿意,我先好好跟他说怎么说她也不听,家属也是个和稀泥的除了发火什么都不会的,我没办法,我连宫口都摸不到,如果生在外边感染了就严重了,于是我开始发火,要求家属抬也得抬上平车给她查宫口,家属在旁边骂我态度不好,我没管他们,我说你们想她好好把孩子生下来你们就听我的,不然你们就别来了,然后他们一边骂,我一边指挥家属拖她上平车,一查宫口开全了,就马上送到产房,然后我也没时间回复产妇那些问题,毕竟我是专业的我必须要保证产妇安全,如果再和她唧唧歪歪,万一羊水栓塞,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活下来。于是我就在家属的咒骂中,不管不顾的把她送进产房,其间我一直都是很凶很大声的,大概这个产妇会来知乎上回答这个问题吧,可我没办法,我每天接那么多病人,能够很专业的判断,所以我没时间和她温温和和的解释,我必须做到最快的解决她那帮和稀泥的家属和这个拎不清的产妇,冷漠就冷漠吧,我问心无愧。
她进医院是想生孩子,我帮助她把孩子生下来,并且阻止她的不当行为就够了,先惯着她在那里坐着不走将就她的脆弱情绪慢慢嘘寒问暖,再起来孩子生走廊算是运气好,如果大出血或者孩子感染败血症胎儿窘迫呢,?


以前我很热心的,但是有时候一件小事反复有人问,而且有些不是专业的问题也要问,耐心回答后很少会有人领情说谢谢,可能五十个里面有两个的,需要医生有医德,患者不需要道德吗?
后来因为我耽搁的时间太多,导致我每天事情做不完就会被后边的病人骂,因为人家也是等了几个小时的。
于是我就尽量学会简短精准的给病人解释。


我以前脾气很好,遇到实在恼火的病人我先给人处理,直到后来我的老师告诉我如果我处理的这些病人但凡有一个心术不正的我就完蛋了,于是我不敢了。


我们救过没有钱先给处理的病人,后来这家人踢皮球就算了,不来照顾病人,还赖着不走,也不给住院费,派小孩子来照顾病人,还要求我们随叫随到。


你们说要是法律不保护我们,杀我们的人会更多,但是我告诉你们,国家更多保护的是你们,医院规定被打不能还手,被骂也不能骂回去不然就要吃投诉,不然三个男人都不是我的对手,我上班的时候身边都会放血压计,就是因为血压计合起来相当于一块板砖。
我们骨科医生单手就能拧断螺丝,开颅手术的时候单手钻骨,你们觉得你们打得过他们?五厘米得到插入脊椎就能让你瘫痪。
针灸科实习的时候我们主任闲聊的时候就跟我们说他用针灸的针就能就能让你们痛不欲生。
如果政府不保护病人,全国百分之七十的人根本没钱给那些优秀的医生治病。
古代看病便宜,但是抓药很贵,除了那些赤脚郎中,看病都是有钱人家才能看的,就是因为有政府压制,所以医院看病挂号可以那么便宜,明不明白。
我刚上班的时候,我们科有老人东西被偷我去追小偷,但是我身边没有一个病人帮我,然后我的同事跟我说,要是领导知道我跑出去没在病区,病人出事了咋办。


后来因为我脾气好,不知道为什么我遇到的病人都非常难缠,后来我开始脾气变得暴躁冷漠,我发现这些病人比平时更好处理,而且我可以一天处理更多事情节约了很多时间,礼貌的人我也对他礼貌甚至会提供更多的帮助,但是无理取闹的人,我尽了我的职责,你就爱咋咋地吧。


患者觉得我没医德就没医德吧,我反正靠技术能力吃饭,爱投诉就投诉吧,反正要是哪天被开除了我正好下定决心不做这行了。


最后奉劝你们一句,去医院有礼貌的人会得到比没礼貌的人更好的隐形待遇,不管是不是领导,在医院里面难缠的人会让很多医生护士不敢给你做更多,因为多做多错,尽了职责也就罢了,就算领导也是如此,因为我们更怕领导找茬,所以只做职责的工作,多一分也不敢,但是如果你有礼貌好说话,那么我们会给予你更好的在我们职责以内合理的待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迷人的危险_y    2020-12-7 22:13:06
最近病房里来了一位70岁的老者,精神矍铄。
我问他“你是什么原因来住院呢”?
他指了指头顶,仔细一看,原来是头皮上长了一个包。
头皮的包块,在神经外科来说是最小的手术。
但是,看了他的头部磁共振之后,我发现情况没那么简单。
这个包块是从颅内生长出来的,穿破了颅骨,突出到头皮上,甚至压迫到老人分管运动的“顶叶”,导致老人家双腿乏力,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可能会导致瘫痪。
在这样的情况下,特别是对于如此高龄的患者,我们通常会做一个全身的检查。
包括腹部的B超,胸部的CT,甚至是全身的骨扫描等等。
目的很简单,就是排查是不是其它地方的肿瘤转移而来的。
2天之后,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了。
在肺部、腹腔都查到了肿瘤,到底是哪里最早长出了肿瘤,哪里是后来转移过去的,不得而知。
面对这样的结果,我们立即叫来了老人的子女,把这个消息正式的告知了他们,并给他们提供了2个选择,继续治疗还是放弃治疗。
继续治疗显然很难做到,但是可以切除头部的肿瘤,让老人不会太快地面临瘫痪的问题,然后做出病理检查,明确一下到底是哪里来的肿瘤。
放弃治疗,很简单,就是回家休养,不过也时日无多。
在国外,这种情况一般都会直接告诉患者。让患者选择是否告知家属。但是在国内,一般会先告诉家属,家属决定是否告知患者。
子女们听到这样严峻的结果时,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也许是没有理解癌症和恶性肿瘤这些字眼;也许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坏消息不知所措。
“家属还有什么问题么?”我们一般还会这样问一下。
但是气氛安静,没有人提出问题。
问题很简单,继续治疗还是放弃治疗。
这是摆在子女面前的一道坎。继续治疗,面对的是花钱却并不能延长老人的寿命;而放弃治疗,就要背上“不孝”两个字。
无论是花光积蓄还是背上骂名,在中国,哪一条路都不好走。
这样的桥段天天出现在病房里。
患者想要放弃,但是家属拼命鼓励;或者是患者想要求生,但是家属不管不问。
即使在如今,中国依然是人情和亲情的社会。生命从来就不单单属于自己。
你有子女的责任,爱人的责任,父母的责任。
年轻人压力大,患上抑郁症,跳楼自杀。父母养育你那么久,却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不孝”。
而老人在生活不能自理之后,生活质量甚至寿命完全掌握在子女的手里,“久病床前无孝子”,或是不能成为子女的累赘,这都不是自己说了算。


这个患者的家属,沉思了半天,告诉我们要回家讨论。
第一天, 没有讨论好。
第二天, 依然在讨论。
第三天, 回老家讨论。
医生不能劝家属不放弃,毕竟手术虽然无法根治,但是可以解决一定的问题,至少让老人不至于很快瘫痪。
家庭条件并不宽裕的3 个子女,谁也无法做出继续治疗或者放弃的决定。
情况陷入了僵局。
老人自己的选择已经变得并不重要,特别是对于这种憨厚淳朴,每次查房都对我们露出稍显呆滞微笑的农村老人。
这时候,根据我的经验,只有一句话能打破僵局,也只有医生能打破僵局。
“治疗意义不大,还是回家休养去吧。”
这句话,像是全家人的救命稻草。一下摘掉了子女们头上“不孝”的帽子。
其实,这个选择对老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无论是对自己所剩不多的时日,还是对老人离世之后的家庭来说,都是一种释放。
在一个平常的中午,我结束手术后回到病房,看到一大家子人离开了病房。儿子拎着箱子,女儿抱着脸盆,而老人拎着一个黑色的小包,低着头,远远地跟在儿女的后面。
看到这个场景,我的鼻子一酸,也就是在那个时刻,我决定要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
这个故事绝不是个例,而是每天都在医院反复上演。
也许这种事情经历多了,医生也变得冷漠了。
不过,如果这个问题摆在我的面前,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那么,你呢?


欢迎加微信:doctorx112345和我交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淄加霞低    2020-12-7 22:15:26
我刚工作那会儿在一线当记者,有夜间值班
凌晨的北京,但凡有突发新闻,去了基本都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很多次,我都是扛着机器拍摄一个血泊中的人
最可怕的不是一具尸体,而是这个血泊里的人有时还活着


有一次我在三环拍了一个人,他喝醉了酒开车冲撞周围停着的车辆,最终把自己的车撞坏,车烧了起来,我们去的时候,他就坐在被消防扑灭的车里,等着消防破拆把他救出来,那时候他双腿已经烧焦,但是人的酒气还没散,坐在那里依然情绪激动,我和搭档感慨这哥们,真是铁骨铮铮,这腿都没了还那么狠。
现场一片狼藉
又有一次,隔壁大楼有个人纵身一跃,附近媒体如云,于是各大新闻机构的人第一时间蜂拥而至。
你知道吗,摔死的人,很多时候并不会有太明显的外伤,但是基本上都没有牙齿——这是我看了N个跳楼现场总结出来的经验。因为落地的冲击力会把颚骨上所有的牙都摔出来,于是后来去了这种现场,我都小心翼翼,要不然就会踩到跳楼者的牙,那种感觉很不好,因为踩上去会“硌嘣、硌嘣”的响。


又有一次,抓捕现场,六个警察把一个嫌疑犯生擒活拿,被抓的嫌疑犯一脸惶恐与茫然,警察把他死死的摁在地上,他脸被压在地面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眼睛不停的找寻焦点,而我在旁边面无表情认真的拍摄,就像一出默剧。


还有一次,一个人,在血泊里向周围的人伸出手求助。
他被在十字街头撞飞,落地时狠狠的砸在护栏上,身上的伤口深可见骨,但是不足以致命,我们赶到时,他的血已经把自己和地面都染红了,我拿起机器拍摄时,透过机器的寻像器,看到他眼里的茫然、绝望、痛苦、惶恐,他寻求路过的每个人的帮助,他已经动不了了,只能伸着手,望向每个路过的、围观的人。
血色让人联想当时的惨烈
我去了以后,没有任何犹豫,打开机器,拍摄他在血泊中挣扎的样子。
那一刻的我,可以说毫无人性可言,在我眼里,这就是工作的一部分罢了,这些受害者、逝者、嫌疑犯,只不过是我拍摄的对象,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痛苦与挣扎,与我毫无关系。我的工作,就是完成拍摄,回去编成新闻播出。


“我市某处发生某案,死亡几人,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当中。”


这些挣扎的人、将死之人、未死之人,不过是新闻里面的某某、某某某、以及数字。


而我,是署名下面的记者某某某而已。


但是才开始的我,那个刚工作的我,是这样的吗?
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见尸体
忘不了被害者家属那撕心裂肺的哭喊
我根本无法直视一些被访者的眼睛
我甚至畏惧知道他们身后的故事
采访中我会陪着被访者痛哭流涕
我会被负面情绪影响的几乎崩溃
我深夜里辗转反侧
我抚慰自己的良心
也拷问自己的良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一年
两年
三年
四年
人是怎么变成自己讨厌的人的?
当我第三十次见到死尸的时候,我面无表情,只想拍完快点收工回家
当我拍摄审判现场,一排排罪大恶极的嫌疑人在面前一字排开的时候,我根本懒得听他们为什么被枪毙,只想回去快发稿
当我面对惨不忍睹的现场时,我忙着给主编扯皮讲这件事情的难度,根本没法发啊这都是血腥暴力画面啊能不能采访采访就完了
当家属再给我讲述他的惨状时,我内心毫无波澜,听完以后眼都不眨,甚至会想这个不如上周那个惨啊
有一句话,叫“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真是挺难的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免疫了惨状,也免疫了那些故事和现实
我再也不需要排遣自己的负面情绪,因为我面对这一切毫无情绪
我再也不会为被害者哭泣
也不会为遭受不公的人鸣不平
我沉浸于评职称,想办法落户北京,拍领导马屁、参与新闻奖评,如何钻营拿奖、如何多发几条新闻增加自己的收入
新闻里的痛苦与挣扎,我再也视而不见


我终于麻木了


我对这份麻木,找了很多借口:
是压力太大,我也需要宣泄
负面情绪太重,我需要好好排遣
我要抑郁了,这些太负面了
职业精神容不得同情啊,这是工作


其实都对,也都不对
归根结底,没有什么高大上,也没有什么心理因素


我就是烦了
同样的事情,我已经看了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了
同样的话,我重复了无数次
同样的眼泪
同样的故事
同样的惨状
哪怕是死人,当你第一百次看死人时,你能有什么感觉?
我没感觉


有人说你这是没人性啊
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我就是重复的事情看得太多了
对别人来说是一辈子碰见一次的人间惨剧
是血淋淋的现实
是迈不过去的坎儿


对我来说
就真的只是日常工作里经常碰到的事儿啊


我昨天刚见过,而且真比你惨多了,我都觉得惨你说得多惨
你家人死了?我昨天拍那个全家十八口全死了,我去的现场,尸体一排排的
你手没了?我昨晚值班拍了个,头没了
哎呀要严惩凶手我被骗的倾家荡产,是啊是啊我前几天拍了一个被骗跳楼的摔的和饼一样


我真就是单纯的麻木了
我要天天抱着怜悯的心
我就得成佛了
我得精神分裂
我得爱洒人间
我可能就是活菩萨
心怀普罗大众
只想代人受罪


那我是耶稣啊………




可我当不了耶稣
为了保护自己,我只能麻木啊


你骂我也好,说我没良心也好
我都认
要不然你替我去怜悯大众去啊?
你替我活着啊?
——————
有那么一次,我们进入重症监护室拍一个人,这人全家都死了,他是唯一幸存的,进去之前他的主治大夫对我们说,他还不知道家里人都不在了,不要告诉他,人失去精神支柱就会垮的,让他有点盼头,我和搭档点头应许。
那时候我和搭档是新人组合,都是刚工作,点头不过是条件反射,并不知道我们要面对什么。
拍摄进行到了最后,那个人看着我搭档,忽然问“他们都还好吗”,我搭档瞬间就僵了,回头望向我,我们对视了下,立即告诉他都还好,你在这安心养着,他们在别的科室,都挺好。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知道,撒谎可以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往常我们也撒谎,但从未有过这种沉重感,再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在摄像机后满头大汗,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但是毫无感觉,我只能尽力把自己隐藏在摄像机后面,我的搭档站在我面前,他受到的冲击不比我小,但是他无处可藏,于是他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头看地面或扭头看周围,但再也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我们几乎是从监护室逃出来的,和主治点了点头打招呼,直接回自己车里。(后来我也曾想,主治每天怎样面对他,站在那个角度,我就会有深深的无力感)
坐在车里我两个默默无言,我点烟猛抽了一根才稳定好情绪,搭档看着窗外良久,我们两个不知道说什么,也什么都说不出,但是我们也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这件事过去10年了,我早已不是懵懂少年,往后的工作也碰到了更多这种情况,但是回头看第一次时,永远都觉得它是一根刺,你平常只是不想它,一旦想起来,它就会狠狠的刺你一下,和当时一样痛,你无处逃避,只能试着让自己抵御这下刺痛,仅此而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打工不如种田    2020-12-7 22:18:31
经过很多提醒,我也的确发现,可能在充分沟通下的公事公办,是实际最佳的解决办法。
作为换位过程中的体会,我本意想说对于单纯扔出选择是不对的,但这的确有倾向性建议的嫌疑,这个我的确欠考虑。
我想在充分沟通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应该可以很好的解决,我不会带来冷漠的感受。
总之,这样一段经历,给我的感受的确是一种反思。我也明白我不应该给出倾向性的建议,因而,在一个公事公办立场下的充分沟通和科学解释,可能是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与各位讨论收获颇丰!
最近有一次患者-医生身份互换的体验,感受到了日常自己的态度。
朋友的外公怀疑脑梗,右手和右腿肌力下降,感觉减退。
打电话给朋友的时候我和他正好在逛街,于是打个车直奔医院急诊室。
电话里的时候急诊室的医生讲的其实挺清楚,
从症状来说很大概率是脑梗,但是从评分来说,不到溶栓的指征。
如果脑梗症状很明显,一下子手和腿都动不了了,那毫不犹豫就直接溶栓了,
但恰好就在,脑梗症状是有,但不是很重,而且似乎在好转,但治疗窗只有3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半小时了,就算放宽到4.5小时,时间也不多。
现在的问题就是,
按照临床症状评分仅有3分,是溶栓治疗的相对禁忌,但如果的确是脑梗,溶栓又是唯一有效有可能改善预后的治疗。
到底溶还是不溶?


狭小的急诊室,我,朋友的母亲,朋友,还有医生。
“这个没有明显的溶栓指征,从我们临床上来说可以不溶,但是因为很大概率是脑梗,也是可以考虑溶的,但是风险就是可能出血,包括牙龈、腹腔等等,严重的是脑出血。”
医生说这个话的时候语气很直接,就是溶,有风险,不溶,也有可能症状加重。
说不准,你们来决定。
作为一个医生,我当然知道她说的风险与收益。
每年的指南,专家共识,荟萃分析,都在说这些,我当然知道应该综合考虑风险与收益。
我也见过因为溶栓出现的严重出血,直接开颅手术的,并且我自己也经手过几例这样的麻醉。
但是,即使知道这些,作为一个患者的朋友或者家属,听到这样一番话,难免觉得冰冷。
就像一块决定你亲属未来命运的大石头,突然砸向你,但是谁都没有帮你。
哪怕是提供治疗的医生。


后来,我给朋友和他妈妈解释所谓的收益和风险是什么,尽可能的解释这其中的利弊,也从我的角度考虑,我觉得可以考虑如何。
我尽可能的传递我的担心和倾向,但是我尽可能不给出绝对的建议。
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权力这么做。


最后还是溶栓了,最后的结局也很好,肌力和感觉都有所恢复,生活自理肯定是没问题了,甚至有可能恢复到之前的功能状态。
但是,这并不意味这溶栓的选择是对的。
对于这样轻症型的脑梗,可能血管的自通也会改善肢体的症状,很难说这样的恢复是溶栓治疗的效果或者是患者自己本身的病程。
但给我一个重要的体验是,
作为病患方,当面临一个医疗决策的时候,医者所提供的信息与热度,是多么重要。


我是一个麻醉医生,需要和我打交道的患者大多需要手术治疗,对于患者,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医疗决策。
但在日常工作中,很难保证每一次都能做到感同身受的去传递医疗信息和建议。
很多时候,我也如同那个急诊室的医生一样,讲清楚利弊,然后把选择丢给患者。
这样的确可以提供纯理性的医学建议,并且不带偏倚的告诉患者,让患者方能不受影响的做出医疗决定,
严格来说,这是规范的知情同意,是我们的医学职责。
但很多时候,医疗信息的不对等,很难让患者方真正做到充分权衡之后的决定。
很多时候,当面对一个突如其来的突发事件,当很多陌生的名词向你袭来,决定的过程,本身就是不理性的,会自然的寻求外界的帮助。
这个时候,医者原本的理智与理性,就给人以冰冷、冷漠的感觉。


在平衡“理性的医学建议”和“关心体谅患者”之间,当然也有平衡点,也有专业的学科来探讨这其间的分寸与正确做法。
但忙碌的临床工作,很难保证每时每刻都能达到这样的平衡。
换句话说,医生也是人。


前一段时间,我也开始督促自己写下临床中碰到的故事,
让自己通过回顾日常的临床工作,去重新体验那个情景下的感受,去想想在那个情景下,我的语言、动作所带来的影响。
我把它叫做「纪实麻醉」。
我坚持每周写下一个故事,重新去设身处地的思考作为一个医者在工作中的点滴,
我认为,这让我在平时的一些工作中,更加注意到细节与关切。
也欢迎你们关注
深呼吸,我们开始麻醉了:我的纪实麻醉

最后,
我不能代言每一个医者,
我只能说我认识大多数同事、老师和同行,
或许很多时候言语、行为和态度上,是强硬的,强势的,不容置疑的,也会让人感觉冷漠、冰冷、甚至不解人情,
但请相信,也是这样一群人,
会在手术室里忘记吃饭,忘记喝水,忘记上厕所,
会在ICU里守在床边一整晚,只因为担心病情有变,
会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去抢救插管,
会去精确计算肠内肠外营养的剂量、配比,自己却一碗泡面一份盒饭对付。
我身边的这些人,都说自己是俗人,
都是为了赚点钱,糊个口,抱怨医院工资低自己要辞职下海去
但这群人,还是每天早上来交班,
换上衣服,开始工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心一片荒芜    2020-12-7 22:21:42
利维亚的杰洛特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个世界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专家。”
我希望给我看病的医生是个技能精湛,经验丰富,头脑冷静的专家。我付钱看病,专家拿钱治病,关系简单,行动高效。
很显然,“热情”、“亲和力”之类词汇和“专家”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医生乐观阳光的情绪也对我的病情没什么帮助。而且正相反,如果医生对于我这个病例表现得平淡冷漠,提不起兴趣,恰恰说明“我这病没什么大不了的”。
冷漠是好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祁态    2020-12-7 22:23:42
记得刚上临床的时候,急诊上碰到一个头部外伤的病人,帮忙清创缝合,看见伤口里有许多碎头发,担心影响患者伤口愈合,于是用镊子给他一根根挑了很久,前后花了大约四五十分钟吧,弄完之后头晕眼花,但是看着干干净净的伤口还是挺欣慰的,结果临走时听见患者向我的上级告状:“你们这个小医生行不行,缝个伤口怎么搞这么久?”当时瞬间觉得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腔的热情荡然无存。
所以为什么你会觉得医生冷漠?因为热心的农夫早就给蛇咬死了,你所面对的只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之王    2020-12-7 22:25:30
同事一:

这个同事是妇产科医生。意外怀孕。
早上正常上班,处理一上午患者,中午快下班了,患者都处理完了。爬上手术台,让同事给她做了人流。
家离得近,下台后走步回家。
回到家看大伯子在家里。他在附近接了个短工,要在弟弟弟媳家住一个月。
二话没说,出去买菜做饭。给大伯子做了一个月饭。
负责任地说,她老公很爱她。。。和大伯子一家很友好,她自己很愉快给大伯子做饭。。。
同事二:

怀孕两三次都没保住宝宝。
再次怀孕,妊娠剧吐,剧吐,剧吐。。。
领导对我说,你和她关系好,最近去看她了吗?
我说明天去。
领导说,你顺便再问问她多会儿能上班。
我去了以后看了她的样子,话没问出口。她妈妈(也是医生)叫我给领导捎信,等好些了马上就上班。
同事三:

孩子生病要输液,儿科护士扎针两次没扎上,同事说,我来。自己给孩子把针扎上。
同学:

病人麻醉意外,全力抢救,救过来了。
大家散去。办公室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
瘫坐椅子上哭了一顿。。。
谁还不是从一个恨不得帮患者提溜吊瓶搀扶患者上厕所的实习生成为一个头脑冷静脚下生风的冷漠医生?

2019.2.20   晴
谢谢大家。这样一个简单的回答,收获这么多赞。
这个回答的本意是:你看,真实的医生就是这么对待自己,对待家人的。他们都是铠甲战士,历经风雨。你以为的冷漠有时候是他们的习以为常。
。。。
以下碎碎念,说给喜欢听我碎碎念的你听。
许多年以前,我的毕业纪念册上,同学给我留言:从从容容是最真。
许多年以来,这就是我的理想,做一个心中有爱,眼神从容的医生。
时间和经历,让多少慌慌张张的"小医生",成长为面对危急面不改色临危不乱的“老医生"。
患者眼里的冷漠,很多是医生花了多少时间,经过了多少学习,修炼的。
近几年,医患关系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急剧恶化。
极度的不信任,坚决地不谅解,最后变成人人自危,恶性循环。
而且对医生的态度,要求了又要求。只凭一句“你什么态度”,打遍天下无敌手。
可是目前的状况是,医术和态度难兼顾。
。。。
我的一个同学是儿科医生,从上班到下班,平均3分钟看一个患儿。从接诊到诊断到给出治疗方案。
问她怎么做到的,她说是下班回家哭了很多次后练成的。
这样的工作量,不误诊就谢天谢地,冷不冷漠,甚至是误以为的冷漠,重要吗?
事实上,目前我们大多数医生,都是这个工作量。
就我本人而言,其实更愿意和患者在和平友好的环境里开开心心聊半小时的。但是后面排队的能答应吗?
处于目前的医疗环境下,真心希望大家认清现实————而且这个现实不是医生造成的也不是医生能改变的————别互相撕扯,体谅一下吧。
互相伤害真的没有赢家。

我的另一个同学,是神经内科医生,24小时随叫随到。她的语录是,患者不容易。。。
嗯,大家都不容易。
希望我的患者不呵斥我,不为难我,我上一天班,尽我所能,解你痛苦。然后,开开心心下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工大尊严    2020-12-7 22:27:51
一年到头时不时被侮辱,换谁不冷漠?搬来我另外一个回答:
真的,我想我退休之后应该都还会不时想起大年初六的那个病房班。
大年初六,寒风依旧吹着。在结束了大年初五ccu24小时的值班生活后,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普通病房,准备开始下一个24小时班。
刚接班没多久,一个老太婆,大约60岁的年纪,就来问我她的老伴能不能出院。我查看了患者的病历,急性前壁心梗,刚安完支架没两天,肌钙蛋白还高着。我回身跟她说,现在出院还不合适。老太太马上就不乐意了,说前几天值班医生跟我们说了,今天可以出院的。我说,老大娘,这事没人跟我交班,以我的经验来看,目前出院还不合适。老太太听罢,回病房了。
理一理病历,看一看重患,本来以为一天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过去。
大约十点多左右,那个老太太同一病房的另一个患者的儿子来找我,说患者发烧了。还是一个心梗安完支架没几天的患者,我去病房看他。一进病房,患者的老婆,一个满脸笼着黑气的中年妇女,就对我大吼,你们医院怎么回事啊,我们患者好好的,怎么就发烧了?我被吓了一跳,随即说,院内感染很常见,而且现在是流感高发季节,可能是感冒了。患者的老婆又大喊起来,感冒,对,就是感冒,就是你们昨天那个值班医生给我们传染的。他昨天晚上来看我老公,我就觉得他鼻子堵,你们大夫也不戴个口罩?大傻逼一个!我告你,你们还别不承认,我可以去调监控的。我听完这个女人的叫骂,心想今天遇上碰瓷的了?心里翻起一股火,但马上就强给压下去了。我没去接她的话茬,跟他儿子解释了一下病情,说复查一下血常规,看一下感染的情况,对症消炎退烧即可。说完我就回办公室了。
在办公室待了没一会儿,一开始那个老太太骂骂咧咧的来了。“大夫,你们医院咋回事啊,我们这心脏病人最怕感冒,现在我们一个屋的都感冒了,你就说咋办吧,我们要出院!”我心里想,那个中年女人还挺爱挑唆啊,我压住一股无名火,“老太太,您老伴这指标还没降下来,目前出院还不合适。”
“啥指标,啥指标!那指标还能降到正常?不都得回家养着吗!”那老太太一边指着我叫骂,一边还不忘给家里打电话,“就是今天这个值班的,不让我们出院,前几天都说好了今天可以走了,我们那个病房都有人感冒了,心脏病人就怕感冒!”
我心里寻思,我擦,这个老东西,还赖到我身上来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压着火跟她说,“老太太,您非要出院,给我签个字就行!”“签字?我不签!就是你们医院给我家耽误了,我们今天就要出院!”说完就回病房了。
OMG~我们医院把你家耽误?真是臭不要脸,没有我们医院给你老伴安支架,你现在还能在这骂我?不签也罢,赶紧出院吧。我一边窝火,一边给她家记了个病程,留个证据。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好戏还在后头。
过了没一会,那个中年妇女领着他儿子来到了办公室,又是一通叫骂,“大夫,我告诉你,心脏病人就怕感冒,你们大夫给我们病人整感冒了,你说咋办吧!”“已经复查了血常规了,结果还没出,您耐心等待一下吧。”“等什么等!我们患者等得起吗!我看你年纪轻轻,水平也不行,叫你们楼层的总值班来!”我看我一个人也压不住这女的了,就打电话让上级过来了。
上级一来办公室,那女的骂的更狠了,“你们这些大夫都是大傻逼,自己感冒都不戴口罩,害得我们病人得病!大傻逼,都是大傻逼!”上级一脸懵逼,我简要的说了一下情况和处置,上级表示同意,又劝了那女的几句。就这样,那女的还骂骂咧咧了15分钟才离开了办公室。我和上级面面相觑,相视苦笑啊。
一个早上联系遭受两次暴击,真是脑袋都要炸了。坐在办公室里真是后悔当年学了医,偏偏还学得挺好,想撒手又不舍得。面对这样的侮辱,一点还击的方法都没有,真是憋屈的很,难过的很。想到这些奇葩患者刚犯病时求着大夫赶紧救命,如今病好了就翻脸不认人,大骂医院黑心的嘴脸,真是心寒齿冷。自己受了这么多年的教育,自以为是个知识分子了,在某些人的眼里,不过是个随意驱使的高级服务员罢了,毕竟,人家花了钱就是大爷了嘛~唉!为什么学校只教会了我做一个好人,却没有教会我如何去对付歹人呢!
想起来岳云鹏被一个顾客侮辱,他一辈子也原谅不了那个人。那也只是一次,我们这些医务工作者一年到头也不知要被这样的奇葩患者侮辱多少次啊~这样的日子不知何时是个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佳圆里§邵青    2020-12-7 22:30:15
曾经收过一个肠梗阻病人,30多岁,非常年轻。
宫颈癌腹腔广泛转移
看就活不过三个月,第一次治疗,通了,打针也好了。出院的时候兴高采烈,还要给我说媒。
办出院的时候还和他老公详细交代病情,说时日不多。男的叹了口气,我还好心劝到,尽人事就好。


不到两个月再次入院,已经瘦到骷髅一样,肚子却肿的像快临盆,36kg的体重感觉一半都在肚子里(大量癌性腹水),我判断最多三天,快了可能今晚上


沟通病情的时候,家属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娘家人要求不治,带回家老,老公却说要尽全力救治,哪怕人没有,也要没有在医院。争吵后期,患者的姐姐冲上来挖破了患者老公的脸。


这种操作我也第一次见,病人出去后,我说了句「这个老公还是挺有情意的,还可以」


「你懂个屁!」护士长头也不抬,「这家人是xx人,男这么年轻,看着就是下家找好了,不想媳妇儿死家里,不然你以为他们在吵啥?」










我为此还对护士长颇有微词,直到一个月后,我刷到此男的抖音,已抱得美人归。


感叹我太年轻,这么复杂的医患关系,感情都不知道投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李早谢

楼主

Powered by Miyo!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